Pages

做自己

做自己



 “你知道范冰冰吗?她的鼻子看起来不错,如果在我的脸上有像她那样的鼻子会不会更好看?你看我的鼻子是不是不够尖不够挺?我的鼻梁如果注射玻尿酸好不好看?会不会看起来很怪?还有,我的嘴呢?我的嘴天生就是薄唇,现在流行性感丰满的嘴唇是不是?唉,我很羡慕Angelina Jolie的厚唇呢!能不能打玻尿酸丰唇?她的唇适合我吗?”

咨询室里,坐在我面前的薇琦滔滔不绝,乍听之下,仿佛很有主意,样样都要,其实却是三心两意,样样都不确定。

 “薇琦,你能不能总结一下,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好不容易找到插嘴的间隙。

“其实,说真的,我不知道。” 薇琦叹了口气:“我只是想要更漂亮一点。这几个月来,工作压力好大,整个人看起来好累好黯淡没有光彩,就想要做一些改变。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给了很多劝告,我也挂号三四家医学美容诊所咨询,但是,大家的意见都不一样,让我不知怎么才好。”

 xxx


“我的好朋友,不晓得是做了外科整容还是医学美容,上个周末在街头相遇,如果不是她主动打招呼,我根本就认不出她来。”明杰也有故事要说。

 “那么夸张?是变得好看了,还是难看了?”我问他。 “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怪。”他说。 “只要她开心就好啊!”

 “问题是她也不开心,总是嚷着以前的自己不见了,说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自己。”


医学美容予我,在于微调。所谓微调,就是以非入侵式(不动刀)的疗程作些微的调整,改善与生俱来的瑕疵或岁月带来的痕迹。

我认为,成功的微调,应该是自然不做作,而不是改头换面,换上了范冰冰的鼻子、Angelina Jolie的嘴唇,或赵薇的眼睛。美,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把别人的每个意见都照单全收,不就成了四不像?揽镜自照,你还是原本的自己吗? 

世界不断改变,每一个社会的审美观也不尽相同。昨天流行厚唇,今天流行窝蚕眼,明天流行单眼皮,难道你就跟着杂志报章的娱乐版,不断地改头换面?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每个医生的审美观也不一,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到底要什么?

世上没有治后悔的药,还是做自己最重要。




By
William Hoo
刊登于红番茄第143期第21页
http://www.redtomato.com.my/e-paper/Main.php?MagID=64&MagNo=237

上瘾


上瘾



碧妮一脸不高兴的坐在我面前,我们正在进行着咨询会谈。

“医生,我又不是没有钱,我需要更多的疗程。”
“你现在的样子很好看啊!现阶段不需要太多侵入性的治疗,维持性质的疗程就好了。”
“我的脸部还有很多缺陷,眼尾要更高一些、下巴不够尖长、脸颊还是太大。”
“医学美容最多稍微调整,不是变脸,做得太过,你就不再是你了。”
“我就是觉得还不够。每天醒来照镜子,就觉得自己很碍眼。钱,我有,你照着我的要求做就好了。”

碧妮是个典型的躯体变形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rder)的病人。这是一种对想象或轻微外表缺陷的先占观念。她常常自我想象外表有缺陷,流连于医学美容诊所、整容外科诊所和纤体中心之间。先后整容不下十次,总是无法对自己的外表感到满意。类似碧妮的个案,时有所闻,以讹传讹,所以才有“整形/整容会上瘾”之类的传闻和误解。

在我的诊所里,替任何病人展开医学美容疗程之前,一定要先有一个疗程前的咨询会谈。这是不收费的,却也是最重要的部分。会谈的目的,除了了解病人的要求和客观的期望,还要辨别和“淘汰”有如碧妮这样的躯体变形障碍病人。

是的,选择“对”的病人,是很重要的,正如病人选择好医生一样。躯体变形障碍病人,再多金,都不是医学美容诊所的好顾客,只因为无论再好的医生、再先进的技术,都无法满足他/她们畸形的“审美观”。他/她们需要的,不是医学美容,也不是外科整容,而是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

另外,有些人对医学美容有很多不切实际的要求和天马行空的期望。遇到诸如此类的病人,我必会如实地告诉她自己力有所不逮。提供准确而详尽的治疗常识,也是会谈的目的之一。第一次会谈以后,我都鼓励病人用一段时间“消化”资讯以后,再作出最后的决定。毕竟,医学美容,不宜操之过急。惟有双方达致共识,才能有好的结果。

凡事都有个限度,物极必反。就好像吃饭,吃得刚刚好才会感觉很好,吃得太饱就撑得自己难受了。

有些人想做医学美容,又担心会上瘾。医学美容不含咖啡因,也不是毒品,如果你有健全的心态,放心,不会上瘾的。

Breast Health

"Silicone or other injected material that results in marked granuloma formation and calcifications may make it impossible to see the presence of a cancer in a mammogram or ultrasound!" - consultant clinical radiologist Dr. Evelyn Ho Lai Ming





                             Normal mammogram vs Bizarre mammograms after silicone injection



For more informations, please refer to Cosmetic Surgery and Beauty,  Issue 2, 2012, page 82-87
and 




By Anna 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