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罗素的眉

网络照片:万人迷也有过这样的眉


蓝色星期一的早上,罗素顶着一对高挑的眉毛推开大门走进诊所,着实引人注目。我看了看档案,他在两个月前咨询,没做任何疗程就走了。

上一次和你聊了之后,我对肉毒杆菌素注射很有兴趣,但觉得费用不菲,就暂时打消主意。两个星期前,朋友介绍之下的某某医生,新开张的诊所有打折扣,我想试一试无妨,就在那儿打了肉毒杆菌素和填充液。他说说:花了钱,打了针,皱纹是没有了,但大家都说看起来很奇怪。

罗素的眉毛尾不自然的提高,这是一些西方男士喜欢的造型,看上去有性格、威严,仿佛任何时候都神采奕奕。然而,这样一对眉毛长在亚洲人脸上就很不自然,往往有凶神恶煞的感觉。许多人觉得外国的月亮特别圆,爱找曾留学海外的医生、甚至不惜买飞机票到欧美做手术,最后却觉得很不满意就是这一个原因。相较于欧美医生,韩国和台湾医生对亚洲人脸的特征比较熟悉,本地人若要出国去做医学美容甚至整形手术,亚洲国家往往是更合适的选择。

我常常觉得医学美容其实是不只是个技术活儿。除了知识、技术和经验,每个医生的审美观都稍有差异。同样的医学美容疗程为什么在不同的医生手里出现不同的效果吗?其中的关键不只在于使用的产品,还在于使用的分量、角度和地方。薄薄的皮肤之下注射的深浅、方向都会让最后的成果看起来很不一样。

“上一次的会谈中,你不是说过若有不自然的注射效果,事后还可以改正吗?”

这才是罗素今天过来就诊的主要目的。

先让我看一看吧!你的法令纹上注射的填充液是什么材料制成的?罗素的眉毛可以稍微改变,让轮廓不那么刚硬,但他的法令纹呈现不自然的肿胀,这才是让我担忧的地方。

这里吗?我也觉得肿肿的,但不太记得他说打的是什么了。

“那,我们不妨问一问那位替你注射的医生吧!”虽然说有溶解剂,但并不是任何填充液都能轻易溶解的。要修正,还得拿到一个肯定的答复,我才能安心动手。

正如生了病吃药的病人应该知道自己吃的到底是什么药,没生病的人做医学美容也应该主动了解自己做的是什么疗程。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知道你的医生的审美标准和角度,我想,这才是最精明的医学美容消费者。



William Hoo @ 符气廉

疗程的风险




任何疗程,任何手术都会有风险。
不过若选择对的地点,对的医务人员为你进行疗程,那么后遗症,不良后果,甚至严重后果的风险可以减至最低。
在我们的社会,至今为止,卫生部正在进行着注册的程序,让那些有资格执行医美疗程的医生注册,以让公众可以查询,以获得更正确的咨询。

不过,至今依然没有直接的法律行为对付非医务人员进行医务疗程的行为。

除非发生重大的事故。

如上一个星期所发生的不幸事故。
真实情况还没有公布,不过就有人揣测可能是抽脂手术的后遗症,或隆胸手术的后遗症,不过怀疑是没有经过合格训练的医务人员,或者不是医务人员进行疗程。

如何可以把自己的健康安全放在不合格的手上?
是因为费用的问题吗?
你可知道若疗程出现问题或后遗症,所需要花费修正的费用是原本疗程费用的四倍以上?而且还赔上了时间精神和肉体上受到的伤害?
如果更不幸,就会赔上了一条无价的性命。

现在很多病人在咨询的时候都会询问,到底疗程安全不安全。
其实每一个疗程都会有风险,差别是在于我们会不会把风险减至最低,然后有没有能力修正。

所以,希望以后在选择进行疗程前,请好好思考。
什么东西是比金钱更重要的?

我们常常会说,其实金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反而是一些就算花钱也改变不了情况的,才是大问题。
如健康,如安全。



By William Hoo

瑞斯的红斑

网路照片


这几天天气转凉,每到傍晚就下起滂沱大雨。瑞斯是冒着大雨搭德士前来的。

医生,你看看我脸颊上的红斑,能不能治?

这两片红斑长得有些不寻常。这是怎么开始的?痛不痛?痒不痒?

48岁的瑞斯的保养得宜,一直以来没什么病痛的他是在半年前才发现脸上的红斑。这半年以来,瑞斯看了不少医生,也用了不少护肤品和药膏,红斑不断从没消失,还逐渐扩散。

"我是个推销员,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接见客户。脸上长了这么大的红斑,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红斑出现之前,你有没有吃了什么或在脸上用了什么护肤品和药膏?

没有啊!"瑞斯一口否认:"我最不爱吃药了。莫说中西药物,我连维他命都不吃。护肤品方面,我这十年来就只用这一个牌子的润肤膏,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问了诊,我着手检查。瑞斯的两颊有明显的硬块。
      
这两块是什么?你做过皮下注射疗程?

"被你看穿了!"瑞斯这才肯松口说出真相。

四年前,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太瘦削了,在朋友的怂恿之下注射了填充液。当年注射的到底是什么填充液,瑞斯自己也不太清楚。因为当时是在朋友家里请来的一位"前护士"注射的,如今电话号码都已换了,要联络当年替他注射的人也无从入手。

瑞斯注射的到底是什么?我想大概是如今已被禁用的硅胶填充液 (Silicon Filler)。硅胶不能被身体自然的分解,由于长时间存留人体内,容易引发过度免疫反应,主要异物反应。红疹,肿块,异物分泌等排异的反应更是不在话下。这一个在十多年前风行一时的填充液,如今早已因为它的种种后遗症而被禁用了。

偶尔有些病人总是爱问为什么我们只建议不永久性的HA填充液,而不一劳永逸地替他们注射所谓"永久性"填充液。每个人的容貌都会随着岁月而逐渐改变。不单是皮肤,肌肉与骨骼也不可避免地逐渐老化。医学美容也不过是通过科学与安全的方式帮助有需要的人适度的改善当下的外貌。注射永久性的异物在不永久的皮肤之下,绝不是明智之举。


瑞斯的填充液历经四年仍不消散,绝不是HYALURONIC ACID FILLER。我给他开了类固醇药膏以暂时控制和减轻红斑,至于他的填充液成分到底是不是硅胶?唯有等整形外科医生替他动刀清除填充液之后才能知道了。


by
William Hoo
@符气廉
刊登于红番茄周报